亚投彩票代理

  1. 当前位置:
  2. 首页
  3. 新闻中心
  4. 自治州要闻
  5. 正文

品味宋词

发布时间: 2019-08-19 05:27 来源: 克孜勒苏日报 阅读:

韩景波

不知什么时候,我渐爱上了宋词,每每要“偷得浮生半日闲”,在夕阳闲淡间挑出一两首品 读。

在隋、唐、宋三朝七百年间,中国曾是一个流行音乐的大国。唐宋两朝都设有教坊,实际上是宫廷乐团兼国家音乐学院,专门排演、教习、创作流行音乐。正是在这浓烈的音乐氛围中,词的创作成了文坛第一时尚,词的艺术达到了历史的顶峰,宋词成了足可以与唐诗、元曲媲美的中国文学瑰宝。

词的作者大多是文人学士,唱者大多是妙龄歌女,期间就有了一种微妙的关系。因此,在相当长的时间里,词的主题不外乎是伤春悲秋,离情别绪,男欢女爱,风格则以柔美婉约为正宗。词和诗之间有了一种不成文的分工,诗言志而词言情,诗须庄重而词求妩媚。在文以载道的古代中国,宋词也许是绝无仅有的唯美文学,它的文字、意境、音乐的美、没有一个文学品种能比得上。

当然,婉约不是宋词惟一的风格。先是苏轼,后是辛弃疾,向词中吹进了强劲的豪放之风。在他们影响下,词与诗的界线被打破,词的体裁大大拓宽,演变成了一种即可言情,也可咏志的新文体。

就在我写这篇文章时候,抬眼窗外阴雨迷蒙,也就不觉走进了苏轼《定风波》中的那场雨中,也走进了他的心怀。

一零八二年,苏轼途中遇雨,没带雨具,常人只有狼狈二字。好一个苏东坡,却是这样写下宋词中我的最爱:“莫听竹林打叶声,何妨吟啸且徐行。”不用不听,而用莫听。

不听,那种坚决,就要运用意志力,跟雨声抗衡;莫听,是你可以选择听,但声音也只是外物,你的心可以决定听不到,听不到,着一“莫”字,境界就从容自主起来。

何妨吟啸,那何妨也是一派优悠,反正落汤鸡的现实无法改变,倒不如吟起当时的流行曲。无法改变的事情,就让它自己存在吧。

苏老先生拄着竹拐杖,穿着草鞋,从头到脚尽湿,一步一步地走着。但他说“竹杖芒鞋轻胜马,谁怕?”从负面自嘲发掘出乐趣,雨中持杖穿轻便草鞋,比骑马还轻松呢。

雨停了,金句来了:“回首向来萧瑟处,归去,也无风雨也无晴。”

境界较低的是,好了,雨停了,身干了,雨后自有晴天,做人无须在逆境中慌了脚步,乱了发型。而苏老却不是这样,他更通透无碍,雨可以不是雨,逆境中凭心境自乐,晴也不是晴天,万法无常之变与他心境无关。

是啊,人这一生不只“春风得意马蹄疾”,也许更多的时候是“走麦城”,是时运不佳要见鬼的。这时,我们可学习苏老,心里无鬼,于是,看不见,然后转身走开,吟啸:“也无风雨也无晴”。

品味宋词,不只有唯美享受,更有做人的启发。

 

分享到